• <tr id="ioioq"><acronym id="ioioq"></acronym></tr>
    您的位置 : 中成网 > 小说资讯 > 谢宁皇上小说_谢宁皇上小说名字

    谢宁皇上小说_谢宁皇上小说名字

    今天小编带来凤权天阑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谢宁,皇上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越人歌,入宫的第一个年头,她是才人。入宫的第五个年头,她是婕妤。入宫的第十个年头,她想成为皇后。因为成为皇后,能握住珍视的一切不会被夺走,能保护自己,能保护孩子,能够……陪伴他。这是一条只能前行的路,退一步就是万劫不复。明?#39057;?#32599;伞前移,天子仪仗缓缓步入城门。遮天蔽日黄罗伞、日月扇,紫旌旗……那一刻日光耀花?#25628;郟?#35874;皇后的鸾驾踏着御道,向前迎上去。

    凤权天阑

    推荐指数:10分

    凤权天阑在线阅读全文

    第5章聊天

    ?#25512;?#36890;人聊个天,哪会随便说一句话,对方就表示要把贡品名?#19978;?#36192;?这还怎么聊天?万一下一句话说的不小心,皇帝以为她又是在讨赏怎么办?

    皇帝打量着这间屋子——谢宁也跟着他的目光把这间屋子又看了一遍。

    屋子陈设的很简单,她住进来两年了,把这里按自己的意思布置了一下,总体来说可以?#39057;?#19978;温馨大方。屋里其他东西都?#30343;?#20040;可多说,唯独北边靠墙的书架是谢宁最?#19981;?#30340;。

    一个人待在屋里没有事情做的时候,她就尽量做点手工,让自己别闲着,人闲着就会胡思乱想。做些东西,既打发时辰,还妆点了屋子,心境也好象变得更轻松坦荡。

    架子上有个草编的小提篮,大概两手合抱这么大,篮子的边和提手上还有细小的碎布扎成的花藤,绿叶红花看起来很是喜人。这些碎布都是做衣裳裁剩下来的布边零碎,实在派不上旁的用场,用在这里也算是变废为宝了。

    “这是什么草编的?”

    “就是西面芙蓉池边上近水长的草,秋天的时候草枯了,他们收拾残荷败叶的时候,我把这些草讨了来,自己编着玩儿。”

    皇上称赞了一句:“编的不错,很有巧思。”

    篮子里头有几块装饰用的洁白浑圆的鹅卵石,乍一看还以为是鸟蛋呢。

    看皇上眼中露出疑问的神色,谢宁不?#20154;?#20877;发?#21097;?#20027;动解释说:“草篮太轻了,所以放点东西压住它,不然不稳当。”

    小蓝子的旁边还有一双干草混着彩线编的鞋子——当然这鞋子?#30343;?#35013;饰,不能穿的,看起来也很是玲珑可爱。

    再往上的格子里有一只?#25163;?#21644;竹棍做的小风车,做的漂亮,皇帝拿下来看看,?#25925;?#30528;吹了一下,风车轻快的转了起来,不过很快又停下了。

    “也是你做的?”

    谢宁低着头应:“是。”

    “这是什么?”

    谢宁抬起头,皇帝指的赫?#30343;?#35013;在盒子里的……?#23454;啊?/p>

    “是鹅蛋。”

    确实是鹅蛋,但是蛋壳里面已经被掏空,上面涂了鲜艳的颜色。皇帝拿起一个来看看,发现蛋壳底部有个小孔,已经用胶糊起来了,蛋壳里应该也另外填了些东西增加份量,这些东西也让蛋壳可以稳稳的立住而不歪斜。

    红的,绿的,?#39057;模?#40657;的,还有的蛋壳上涂了两种颜色,明艳夺目,众蛋蛋在盒子里头济济一堂,显得格外亲密热闹

    皇帝拿起一只红色的蛋壳,在手里掂?#35828;啵?#36716;过来一看,蛋壳上写着一句诗。

    “来时红日弄窗纱”。

    这没头没尾的写的什么?

    这个红蛋上写红日,是?#30343;?#26377;点太逗了?

    皇帝再拿起一只黄色的,上面则是一句:两个黄梨鸣翠柳。

    这黄梨?

    这只蛋壳上确实点了几点麻点儿,就象梨子的瑕斑一样,上面?#22815;?#20102;一个梨蒂。

    ……

    虽然皇帝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生来无所不通,可是过去的近三十年里他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别开生面不具一格的黄梨。

    皇帝轻轻?#20154;?#19968;声,镇定的把蛋壳放了回去。

    膳房的办事效率很高,青梅回来没一会儿,膳房的小太监已经把食盒提来了。

    听着外面的动静,谢宁才想起了这个另她头大的问题。

    皇帝怎么会突然到她这儿来?现在可到了用膳的时候了,皇帝难道打算留下来一块儿吃?

    她这儿可没?#35874;?#24093;的饭哪。

    “你叫了膳?”

    谢宁说是。

    “让他们提进来?#20254;!?/p>

    膳房的小太监快要吓瘫了!

    他?#30343;?#26469;给谢才人送午膳来的,怎么会在这里见到宫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白公公!白公公在这儿,那说明皇上也一定在啊。

    小太监战战兢兢进了屋,根本没敢抬头看,先放下食盒跪下叩了个头,然后打开盒盖,把里面的东西一样样端出来。

    先捧出一钵热烫烫的手擀面,再摆开四碟小菜。黄公公不折不扣的按着青梅传的话做的,汤面里搁了不少胡椒和醋,一揭开盖子,一?#25159;?#33150;腾的酸溜溜的香气就直冲?#35828;?#40763;子。

    小太监最后放好了碗筷,皇帝已经在桌前坐下了。

    小太监跪着退后,白公公上前来替皇上盛面条舀汤。

    皇帝倒象成了主人一样,跟谢宁说:?#30333;?#19979;?#20254;!?/p>

    谢宁还得谢恩,然后再坐。

    挺好吃的面条,?#19978;?#24403;着皇帝吃太别扭了。面条又不比别的东西,得吸溜着吃,难道在皇帝面前让她发出希里胡噜的吃面声吗?那声音特别象猪在槽里拱食儿的声音。吃其他东西无论哪样也不会有吃面这么尴尬。

    想不发出声音,就只能吃的比较拘束了。

    皇帝吃面倒是挺大口的,但也没发出多大声音,果然皇帝非一般人,能人所不能啊。

    四样小菜里,酸黄瓜条很爽口,猪皮冻特?#40510;?#36947;,吃到嘴里滑滑的弹弹的。另外两碟离她远了,所以谢宁也不费那个事去夹菜,只吃面前这两样就行了。

    以后?#35874;?#20250;要?#24223;?#19968;下吃面条,争取吃的又静又快又饱。

    和谢宁的拘束不一样,皇帝吃的非常满意。这样闷?#39057;?#38452;雨天气,吃完这酸酸辣辣的汤面,出了一身的汗,倒觉得身上轻松多了。

    这几样小菜也非常开胃爽口。

    皇帝吃饱了也没多留,跟谢宁说了一句:“朕走了。”

    谢宁赶紧?#28034;汀?/p>

    送到?#22909;?#21475;,皇帝转头说:“进去吧,还下着雨呢,可不要着凉。”

    谢宁屈膝轻声说:“谢皇上关心,臣妾恭送皇上。”

    谢天谢地,终于送走了。

    谢宁回到屋里头,一松了劲儿就觉得浑身都酸。青荷过来扶她在窗前的的竹榻上靠着,取出美人拳来替她捶?#21462;?/p>

    “帮我把头发松了,我想睡一会儿。”

    青荷小声说:“才人,还是不要睡了,走了困晚上该睡不着了。要不奴婢替您点一炉香,您看会儿书?”

    谢宁转头看她,青荷声音更小了:“万一等会儿尚宫姑姑来了,您要是正睡着,可不好啊。”

    “不会吧?”

    皇帝走的时候也没表现的多留恋她,罗尚宫还会来吗?

    她的目光落到书架子上,那盒?#23454;?#36824;是收起来?#20254;?#24403;时闲着无聊,涂完色顺手抄了几句诗在上面,她这儿?#30343;?#20040;客人,没想到会让皇帝看见。

    要不先收起来?

    不过皇帝?#23478;?#32463;看见了,她这会儿再收,好象有点太刻意了。

    青荷比谢宁想的要多。

    皇上肯定是中意自家才?#35828;摹?#35201;不然的话,萦香阁这么僻静的地方,皇上怎么也不会顺路走到这里来的。而且皇上和才人在屋里说了好一会儿的话,后苑的膳房做的?#25925;?#32943;定没?#35874;?#19978;的御膳精致,皇上还吃的很香。

    这两下里一加,皇上肯定是心里挂念才人啊。要不然的话皇上一天大小事情多少件啊,怎么能在萦香阁盘恒这么久呢?

    可是谢宁挺困的,下雨天人本来就没多少精神,?#32622;?#22320;方去,不如睡个大觉。

    青荷不想让她睡,只好拼命找?#35874;?#36319;她说。

    “才人,齐尚宫新送来茶叶,皇上尝了没有?有没有见怪啊?”

    谢宁打了个呵欠:“皇上没在意茶,倒是问了两句茶壶。”

    青荷小心翼翼的?#21097;骸?#33590;壶是旧?#35828;悖?#19981;太体面。皇上来咱们事先不知道,不然我一定把那套新的?#39029;?#26469;。”

    说起茶壶谢宁觉得挺?#20013;摹?/p>

    皇帝刚才还说要送她新茶具呢,谁知道是顺口一说还是真送啊?

    中午挺好的一顿饭,皇帝一来也没吃好。

    谢宁盘算起来,晚上吃点什么呢?面条是不想吃了,被皇帝那么一搅和,起码十天不想见着面条了。

    她正犹豫不决的时候,替她解决难题的人来了。

    罗尚宫来了。

    青荷和青梅一见罗尚宫就满脸堆笑,罗尚宫道行深,笑的可比这俩黄毛?#23601;?#35201;真诚亲切多了。

    要说她第一次来萦香阁的时候,还不确定谢才人前途如何,现在她可是实打实的真心诚意想要讨好谢才人了。

    宫里头女人很多,皇上睡过的也多。不过很多都是只有那么一次,之后再也没有被皇上记起过。虽然当今皇帝登基不久,睡过的女人也就那么几个,但先帝在这方面的战斗力可是杠杠的,最高纪录应该是在先帝元淳十年的时候吧?一年里先帝?#33756;?#20102;二百?#30343;?#22810;个宫女没带重样的……之所以数据如此清晰,是因为罗尚宫是这方面的专业人士。虽然先帝睡后宫的时候她年纪还小,但是罗尚宫翻看过尚寝监存?#36947;?#37027;一年的册子,写册子的人是不会说谎的。

    所以被皇帝睡一次根本说明不了任何问题,这二百?#30343;?#22810;个宫女连个水花都没翻起来,就?#30343;?#20809;无声的冲走了。

    但是能有第二次,那就不一样了。头一次可以说是?#26082;?#30340;,但第二次皇上还能记得这个人,这就不一般了。

    更何况罗尚宫也听说,皇上今天特意到萦香阁来看谢才人,还在这儿用了午膳才走的。

    那接下来要怎么做还用?#20107;穡?#32599;尚宫必须巴结好谢才人这日后必将青云直上的登天梯,哪怕不交好也绝不能得罪她。

    凤权天阑

    凤权天阑

    作者:越人歌类?#20572;合?#24773;状态:连载中

    入宫的第一个年头,她是才人。入宫的第五个年头,她是婕妤。入宫的第十个年头,她想成为皇后。因为成为皇后,能握住珍视的一切不会被夺走,能保护自己,能保护孩子,能够……陪伴他。这是一条只能前行的路,退一步就是万劫不复。明?#39057;?#32599;伞前移,天子仪仗缓缓步入城门。遮天蔽日黄罗伞、日月扇,紫旌旗……那一刻日光耀花?#25628;郟?#35874;皇后的鸾驾踏着御道,向前迎上去。

    小说详情
    中国福利彩票36选7开奖
  • <tr id="ioioq"><acronym id="ioioq"></acronym></tr>
  • <tr id="ioioq"><acronym id="ioioq"></acronym></tr>